一个被@水水水货卞 太太拯救回来的po……


她为这个po画了张图,链接

https://m.weibo.cn/1583744570/4295155705920267


希望大家一起去夸她。

我喜欢牛哪一点?


他其实知道很多事情,但他不说,他并不想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笨,对于他在意的人,他的关怀和担心都是默默的。

他和剑无极的相处模式看似外放,他也做出过锤着剑无极去见凤蝶这种主动的事情,但除了这种由于剑无极实在太怂而不得不行动的时候之外……他对别人的好,都是从来不说的。


剑无极最开始最纠结的事情就是,他在那里为银燕操心劳力的,银燕却好像只关心自己的事情,一点没把他放在心上。但实际上,他从没在银燕面前表露过的一些情绪,比如说对武学瓶颈和自身资质的无奈,不知该何从下手去进阶,银燕都知道,也时时想着。看似是剑无极一个人在剑路上前行,实际上银燕却也在默默的关注着他。


剑无极...

剑无极的爱情不是甜甜的感觉,而是闷闷的感觉。



说不清原因就湿润的眼眶;胸口犹如填了一团满是湿热蒸汽的棉花,堵堵的让人呼吸不畅;好像一开口鼻腔就会尝到酸柠檬的味道,所以绝大部分时候见到那个人话都不敢多说,好不容易脱出口的话却总是带着些酸涩,仿佛要将憋闷已久的委屈全都爆发出来,说完后又要后悔,觉得那人没有义务承受自己的质问。



每次出现在那人面前,都像气球泄了气一样,缩得那么小那么小,软趴趴的,恨不得消失不见。若是不见那人,却又看什么总会想起她,月亮像她,烟花也像她。



花凋的声音,水落的瞬间,都像她。



快乐也是有的,但就像燃烧的线香,灿烂一瞬就...

自从开始吃空剑之后,这段剧情开始变得更加奇怪起来

一个幼年凤蝶和幼年冷秋颜的脑洞

算起来,凤蝶和冷秋颜也算青梅竹马了。

两人是在九界儿童珠心算比赛上认识的,是各自赛区的翘楚,果不其然,两人在决赛碰面了。


赛前有少儿频道的主持人来做采访。

主持人:两位小朋友实力都很强啊,赛前有什么要对对方说的话吗?

凤蝶:没。

冷秋颜:能同上届珠心算大赛冠军一同比赛,是我的荣幸。

主持人:两位小朋友都学了珠心算多少年呢?

凤蝶:九年。

主持人:哦?凤蝶小朋友几岁啊?

凤蝶:九岁。

主持人:……

主持人:那冷秋颜小朋友呢?

冷秋颜:九年。

主持人:也是九年啊……那你今年几岁啊?

冷秋颜:七岁。

主持人:……

主持人:当初为什么选择学习珠心算呢?

冷秋颜:为...

【剑牛/剑蝶】迫真基佬会梦见美少女吗 02

【史存孝的场合】

“笨牛,我问你……你大哥那个女朋友……什么情况?”

风间烈今天似乎不太舒服,嘴唇发白,一直拧个眉,叫他他也不理人。

在宿舍坐了半天,这不,才问出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史存孝刚想答“我大哥没有女朋友”,忽然想到那则校园BBS的版头八卦——【学生会长史精忠与千金小姐魔伶似订婚】,底下放了一张超糊无比的照片,他大哥搂着魔伶,很亲密的样子。

他问了一句,也只得到史精忠非常针对八卦标题的回答:“没有订婚。”

大哥说没有订婚,没说不是女朋友,但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女朋友。

难得风间烈好了些,主动问问题,史存孝觉得有必要认真回答。

“你等等,我大哥只说没订婚,具体...

【剑牛/剑蝶】《迫真基佬会梦见美少女吗(一)》

蝶⬅️剑➡️牛 (怎么感觉这么雷呢

霜和始友情出镜

gay位出道剑无极发现自己爱上一个女人的故事


【雨音霜的场合】


雨音霜一向和风间烈不对付。


其实从称呼就能看得出来。她和风间烈同届,认识的远比她和风间始早。但在风间始赴华留学前,她一直喊风间烈「風間」。认识风间始之后,为了不混淆这两兄弟,她从来都是叫风间始「ハジメ」,风间烈成了“喂”和“风间烈”。


连名道姓的叫法拗口的很,她干脆连日语都省了,半日半中的掺杂着和他说话。


她觉得这人脑子有坑。


譬如刚才,她收到一条微信。


「付き合おう。」(交往吧or陪我一下)


没头没尾的,也不知在讲个啥...

来个凤蝶版本吧。


社会你蝶姐,人狠性子野。

号外号外!剑无极其实是迪士尼公主!实锤!


究极沙雕警告⚠️

© 乱臣盗子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