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沙雕向】《金光大学宅群体生存纪实》01

第一章 美好的沙雕粮从温剑蝶开始
涉及cp:剑蝶、觞渊
出场人物:剑无极、小空、雪山银燕、飞渊、凤蝶,一点点神蛊温皇和一点点神田京一
故事发生地点:金光大学 现代视觉文化研究会*
————
剑无极的《恋爱三十招》被偷了。
他原本是放在部室公共书架上的,按照部规,公共书架上的书不得带出部室。虽然这本书是他私人的,但他不想带回宿舍被神田京一和银燕一唱一和的diss(神田京一这个人看似很正经,其实嘴特欠,而银燕老实而认真的补刀更是让剑无极只想把他做成牛排),所以偷偷藏在了一堆飞渊用部费买的女性向题材同人本里。
然而第二天,那堆本子还在,他的书没了。
他怀疑犯人是小空。
他和小空不对付很久了,这是其一。其二则...

【空俏无差】行道迟迟

*cp空俏无差,妖魔共主空与钜子师尊俏的中年故事
*ooc是必然的
———
夜。
一道白色身影如鬼似魅,在幽暗森林间急急奔走。
紧咬其脚步,身后人逐命千里,脚力丝毫不减,手中凝气似刃,向白衣少年掷去,魔气之强盛如同活物,欲将少年撕扯成碎片。
“如来圣焰——”
少年人感受到魔气逼命,一招如来圣焰反身化气,将魔气刃击打四散。
只回身一击,便慢了半步。
身后人几近触到少年衣袂,却被圣焰烧灼,不得不躲。
少年人虽一招定优势,却并无打破当下僵局之法,身后人缠得太近,自己武学根基尚浅,勉强脱逃亦非易事……
身后有逼命之魔,两侧妖气攒动,唯一的出路,竟是眼前的断崖——
少年纵身一跃,脱离身后之魔。他不需要什么落...

【谜鹅】并行者01

*本回为戈登视角

*设定与《哥谭》电视剧,dc漫画均有不同

*戈鹅有,戈莱有

1.

即将到达哥谭的前夕,我久违的做了个梦。

说是久违也不见得,只是这梦的光景之清晰,是我度过童年期至今三十余年里未再体会过的。

梦的内容陆离而无逻辑,而今回想起来,大约是我在哥谭寻求的那个答案提前给了我些许预告。

总之,我梦见了一个男人的死亡。

2.

那个男人与我并不亲密,但要说是点头之交,有些有愧于往昔。那时我即将跨入三十岁这道坎,得到了人生中第二份工作,我并非第一次来到哥谭,但重新回到哥谭这个不能被称之为故乡,而仅仅是童年一段模糊回忆的城市后,结识的第一批人中便有他。

爱德华·...

跟风玩一下“忘记漫威吧我们才能带给你真正的快乐”系列

后面的几部没看到就不做了……

【谜鹅】爱德与野花

*大概童话风
——

爱德看中了一朵野花。
那是经过连夜暴雨后,花坛里唯一没被雨打风吹去的花。那花的花茎并不粗壮,甚至纤细到一阵微风都能吹得它东摇西摆。也许它的存活只是运气——周围比它粗壮高大太多的花都折了茎,而这恰巧为纤细的它搭了一个避难窝。
爱德觉得那朵花很特别。
他回家取了铲子和花盆,打算连带着周围的泥土、连带着它的根一起带回家。他想要的是一整朵花,包括那丑陋的根,尖利的枝杈,败落的叶子,和半凋的花瓣,他打算把它养得健健康康。
然而等他拿着铲子和花盆再次回来的时候,那花已经被摘掉了。
花茎断裂的有些参差,衰败的黄叶被揪掉了,花瓣散落一地,大概是有人拿它做了占卜、或是单纯的闲着无聊。
那半截的根也被揪了出来...

【剑蝶】未信此情难系绊

*一发完结
*日常甜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湖儿女,身不由己,聚少离多是常态。每每在还珠楼呆不了几日,就总有要事让剑无极跑东跑西。
温皇通常在这时言语间夹杂讥讽轻蔑,说他这个人没点自知之明,到处惹是生非,“总有一天会给凤蝶带来麻烦”。
剑无极嘴上“丈人爸”的顶回去,但心里,却怕极了这句话。他知道凤蝶身边总有温皇护着,呆在机关重重的还珠楼不会出什么危险,自身武功也能自保,甚至百毒不侵,比寻常人不知安全几倍,但人谈起恋爱,对那人的无限挂念总要生出些妄想症般的恐惧。他原本是了无牵挂的,即使被剁成肉渣,也不过赚得几滴牛眼泪,但日子过着过着,总不一样了。
小弟还活着,虽然断了条手臂,但日子过的还算平稳;他和凤...

手机倒过来看

这里也混个更新吧

谜鹅版《真相是…》后三分之一填词,送给kelly太太,这狗比cp也不知道萌个什么劲,烦死



——— 


你真心实意的嗑cp


真的每集骂狗谜


真的为谜鹅操碎了心


真想提刀砍编剧


上次发糖似乎上世纪


玻璃渣混在下周更新


你不懂你为何追剧


但却总抱着希冀


等待下集

【姆麦姆】【双丑】坏胚与坏种

很多年以后,当The Joker试图逼疯老好人Jim Gordon,以向亲爱的蝙蝠证明“任何人在经历了糟糕的一天之后都会被逼疯”这个观点时,他尚未意识到这一切都与那个面部永远挂着畸形笑容的人紧密相关。
他点燃了自己的床铺,脖颈上甚至留下了自己反手划的伤痕,以此向母亲显示杰罗姆是个无药可救的疯子,而他是那个小可怜,那个受害者,他值得更好的生活。
他通过杰罗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,然后抛弃了他,就像他是他身体里需要割除的无用器官。
此后他拥有的一切——金钱、学识、地位——他以为这是他想要的,而他却不知不觉将其全部用在提防杰罗姆身上,就仿佛他还生活在那个杂乱的卧室,而杰罗姆永远阴魂不散。
他以为他获得了自由...

爱德:甘霖娘!
咯噔:爱德,这是脏话,GCPD人不可以说!
爱德(电击):鸡掰!

爱德:甘霖娘!
莱:(上来就是一个嘴巴子)还说不?
爱德:……

爱德:甘霖娘!
萨斯:甘霖娘!
爱德:甘甘甘甘、甘甘霖娘!Yo man!
萨斯:甘甘甘甘、甘甘霖娘!鸡掰!
爱德:Ah!鸡掰!
萨斯:Ah!Ah!鸡掰!哈!
(rap起来)

爱德:甘霖娘!
鹅鹅:你他妈说谁的娘!给我把娘字去了!谁敢说我妈!我妈是圣人!是天使!
爱德:……甘霖?
鹅鹅:这就对了,堂堂谜语人说话要算数的,脱裤子吧。
爱德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鸡掰了。

© 乱盗腊鸡|Powered by LOFTER